Viva La Vida(背景故事)

1

周宇森家的空调坏了。

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夏天。

他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心里暗暗祈祷老天爷开开眼能多从四面大开的窗户中吹来几缕风。但或许是由于最近胡作非为的亏心事做了太多,老天爷并没有回应他的请求。倒是有一对苍蝇从窗户钻了进来,在他的头顶嗡嗡作响,甜蜜的卿卿我我。

似乎是因为自己心情不爽决意要扫了这对“鸳鸯”的兴致,他对着空中大幅度地舞动左手。两只苍蝇立即敏感地飞到远处,停在了有点掉皮的白墙,黑与白的对比甚是扎眼,让他很想抄起拖鞋抽上去。

但索性,耳边少了那恼人的声响。

周宇森满足地让眼皮耷拉下来,想要调整困意好好在这躁动的午后睡个懒觉。但苍蝇虽然是飞走了,但室内温度依然在29度与30度间左右横跳,高居不下,将不大的房间活活变成桑拿房。

“他妈的。”他嘴里一边不满地抱怨,一边歪头望向身边抱着枕头睡的鼻涕冒泡的千贺。这妮子就算睡着了嘴角竟然还挂着笑,八成又梦到与她的偶像共度春宵。

周宇森在烦闷中大开脑洞,吃着自己给自己找堵的醋。抱着“实践是保证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信条,他决定检验她的睡眠质量,于是贱贱地对千贺踹上一脚。丫头倒是有反应,额头上眉毛皱成了一个“八”,大白腿伴随着身子烦躁地转了180度,但醒来却是断然不存在的。

果然这南方姑娘还是比东北老爷们抗热啊,周宇森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放弃了入睡的尝试从床上爬起来,走去卫生间为自己冲了个凉水澡。稀里哗啦的水噼里啪啦地落在他身上,舒爽得让他鼠目寸光地起了“在空调没修好前就活在浴室算了”的想法。但是理智还是以微妙的优势战胜了空想,他身上满是水珠的从卫生间走出,坐在电脑桌前。

水滴在蒸发前自告奋勇地带走皮肤上的温度,宛若天堂般美好。

他趁着这短暂的凉爽上网给自己叫了个肯德基外卖全家桶。

门铃没过一会就响了,周宇森随手从身边抓了件白背心套在身上,将外卖接过。

他兴致勃勃地将全家桶的盖子打开,拿起一根吮指原味鸡鸡腿。

如多民诺骨牌的连锁反应一般,从卧室传来一阵脚步声。

嗅觉灵敏的大吃货千贺以百米加速短跑的速度冲到他面前,迅疾如流星地将他正欲入口的鸡腿一把抢过,咔嚓就啃了一口。

“周宇森,”她那睡眼迷蒙的桃花眼里闪着小恶魔的狡黠“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无论是背着我“偷吃”还是背着我偷吃,结果都是异常严重的。”

“您拿走您拿走,我吃剩的。”周宇森一边举手投降,一边对咕咕叫,表达着不满的胃暗暗道歉。

“这还差不多。”千贺计划通的把全家桶抱到客厅,打开电视里热播的肥皂剧,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

“姑奶奶你吃这么快可别噎死。”周宇森从冰箱拿出一罐冰镇的肥宅快乐水放到她手边,随手从茶几上抄起一本时尚杂志坐到客厅内的躺椅上,无聊地翻看。

“嘿嘿嘿,周宇森哥哥,你超暖的,人家最喜欢你了嘤嘤嘤。”千夏刻意地换上小女孩甜腻的声线,阴阳怪气地称赞。

“滚,别恶心我。”周宇森看都没看,鄙夷地比了个中指。

2

“遮阳帽?”

“Check.”

“墨镜?” “Check.”

“毛毯?”

“Check.”

“浴巾?”

“Check.”

“防晒霜?”

“Check.”

“给我抹?”

“Chec….等等,你要抹防晒霜?”

“怎么了。”周宇森不解地扬起眉毛。

“你,要我,给你抹,防晒霜?”千贺又换上那阴阳怪气的调调。

“啊。”

“不要。”千贺嫌弃地撇过头。

“你这又是耍的哪门子脾气。”周宇森苦笑。

“你管我,反正我蛮不讲理的脾气都是你惯的。”千贺恃宠为傲地耀武扬威。

“好好好,那不抹。”周宇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拎起背包准备出门。

“喂,生气啦?”千贺心虚地跟在他身后。

“没啊。”周宇森散漫地答复。

“你看,你一定生气了。”千贺不屈不挠。

“好好好,我生气了。”周宇森是真的没气,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他现在不说他生气,那么千贺即将开启福尔摩斯模式开始从每个细节上强行推论出他生气的这一结果。

这个过程过于冗长而无趣,而且难保千贺推着推着就能把周宇森真推火了。

“诶呀,这不是想让你晒出古铜色嘛。”千夏挽住周宇森的胳膊,靠了上去。

“我?古铜色?”周宇森哑口失笑,他看了看自己的皮肤。虽不至于白得像奶油小生,却和古铜色八竿子都打不着。

“人要有梦想嘛。”

“这么毒的日头,晒爆皮怎么办?”

“晒爆皮算我的。”千贺有样学样地拍了拍小胸脯。

“算你的有个屁用,疼的还不是我。”

“晒爆皮….晒爆皮我就让你…”千夏踮起脚,在周宇森耳边开始开车。

“嗯嗯嗯,说好了。”周宇森不厚道地咯咯直笑,现在一心就祈盼着自己被晒爆皮。

3

周宇森四仰八叉地躺在铺在沙滩的毛毯上闭着眼,即便透过墨镜的过滤,眼皮依然传来灼烧般的滚烫。

海浪节奏有序地拍在白色的沙滩上,大自然的律动简单而深入人心。

虽然还是热的要死,但也算是个闲适的下午了。他一边这么想,一边从毛毯上爬起。

“千贺?”他张望四周,却不见这妮子的影子。也是奇怪了,刚刚明明还脱下凉鞋光着脚丫子在海浪边缘左右试探的。

他起身向大海走去,那双粉嫩的凉鞋还插在白沙里,证明着他的记忆没有出错。

他隐隐有些担心。

“千贺!”他把声音提高两个八度。

“夭寿啊,叫那么大声!”从不远处传来千贺悦耳的声线,她拉住遮阳帽向周宇森跑来。

“你去哪了?”周宇森皱着眉看千贺跑到他面前。

“干嘛啦?又是那副臭脸色。”千贺学小孩子不满地嘟起嘴,从身后掏出一根热气腾腾,上面撒了番茄酱的热狗“喏,给你的。”她塞到周宇森手里。

“知道你饿啦,老公。”千贺笑嘻嘻地踮起脚“来,这不亲一下你善解人意的女朋友?”

“知道我饿了还一个人不厚道地干掉一整个全家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周宇森心里跟涂了蜜似的甜,他在千贺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刚起床,饿嘛。”千贺做了个鬼脸,穿上凉鞋向他方才躺着的毛毯处跑去。

周宇森望着她的背影大口咬下手中热狗。

嘛,香归香,却也还混杂了恋爱的酸臭味。

他走回毛毯处,千贺此时已正襟地鸭子坐在毛毯旁。

“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姑奶奶。”周宇森谨慎地皱起眉,凭借着自己与她多年的相处经历,每当千贺摆出一副贤惠小媳妇样子时,总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躺下,老公~”又是那甜到发腻的声线。

“我…能不躺吗?”

“躺下嘛,欧巴~”

“不不不,这其中必有蹊跷…”周宇森被千贺反常的举动吓到了。

“躺下!”千贺翻了个白眼,用上命令语气。

周宇森立即乖乖地躺在毛毯上。

“翻身。”

周宇森立即乖乖地翻身。

千贺从背包里掏出防晒霜。

“喂喂,不是要我晒出古铜色吗?”

“自己能不能晒出古铜色自己没点逼数吗?”千贺又翻了个白眼,一边将防晒霜抹在手上一边娇嗔。

“……”

“刚才刚睡醒,带着点起床气,碰巧气温高心情不爽,就撒了点小脾气。”千贺自言自语,纤长的双手在周宇森的背上滑来滑去 “你可不许往心里去!”她红着脸加以强调。

“哪敢啊。”周宇森一边吃着热狗一边享受着按摩,美得要快飘到天上去了。

4

黄昏来临。

海风终于清凉了起来,吹走了高居不下的酷暑。周宇森与千贺一同坐在海滨路的马路牙子上,欣赏着此时正发生在天与海交界处的壮丽日落。

千贺手中刚买的和路雪隐约有要融化的迹象。

“千贺。”

“嗯?”千贺转头看他,这一刻海风吹过,撩起她的发梢。她眼波迷人,眉目含情,嘴角恰到好处的笑容芬芳出薰衣草的幽香。

周宇森回想起同她的第一次相遇。只一眼,他便捅了捅身边的损友C“我要追到这姑娘。”他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无比笃定。

有时想想,时间倒是真挺快的。一晃好几年就过去了,磕磕绊绊地,热恋时的激情虽然被磨灭完了,开始有点老夫老妻的意思。

有点想看看这元气少女老了还能不能这么疯癫。

不知道哪根劲搭错,一直藏在心头的话脱口而出。

没头没尾的,不是提问,而是简单的一段陈述。

“我们结婚吧。”

千贺嘴长得大大的,仿佛能塞进去一颗鸡蛋。她愣了好久才确认周宇森并不是说笑。

“这是我听过最不浪漫的情话了,周宇森。”她对着夕阳西下的海面灿烂地笑“很符合你的人物设定。”她从马路牙子上起身,一字一顿。傍晚的路灯恰到好处的亮起,是柔软的光。

她自顾自地缓缓走远。

“喂,喂。”周宇森心情忐忑,再也装不了高冷,他三步并两步地冲到千贺身边“你…”

“我?”千贺佯装不解地扬起眉毛,嘴角挂着狡黠的笑。

“你到底…”周宇森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千夏却用细长的食指将他的嘴唇封住。

她婴儿肥的双颊泛起葡萄酒的醺红。

“走。去咱妈家拿户口本,我们明天结婚。”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